最近有點布魯.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要出國的恐懼感再加總一些無以名之的心情!

突然想到潛意識這個東西.如果人生有時候會帶點傷,

那布魯的時候,要如何判斷是"舊傷復發"還是純粹的"傷春悲秋"呢?

大部分的時候,覺得自己既不甘脆,也很不瀟灑.

這些的這些,

都是自己給自己的.

我可以選擇終結,但總是讓出發球權.

我可以轉念,但總是懸念.

我可以嘎然為止,但總是綿綿延延.

那有沒有人可以發明不鑽牛角尖的機器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柔 的頭像
貝柔

A Room of Beryl's Own

貝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