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英國學術期刊《The Psychologist》出了一篇關於研究文章,它的結論竟是:「生小孩,一點也不快樂」、「生小孩就會快樂的理論,是完全的幻覺!」

此言一出,立即引起極大風波!跟著而來的譬如這篇報導也立刻情緒指出「此研究由一位沒有小孩的學者提出!」並有80則留言,這篇報導順便發起一場網路調查對這份研究嗆聲,也馬上發現,共有64%的網友說有小孩很幸福,只有36%說有小孩不幸福。英國仍是一個相較注重家庭的國家,主持這位研究的主要學者,這星期就這樣在英國「爆紅」了。他是英國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的經濟學家Nattavudh Powdthavee。有人指出,這位科學家年紀才30歲,目前和他的女朋友也打算開始一個新家庭。當記者跑去問他為何還敢組成新家庭?他的回答是,大家在心底深處一定知道生小孩是全世界「最難也最笨的事」,不過如果有天大家都去追求自己的快樂?那未來將會停止,然後會讓我們都不快樂…。愈解釋,他在媒體上的樣貌就愈難看。

不過,這位30歲科學家所做的這篇爭議研究,其實也言之鑿鑿。它引用了其他國家先前研究,科學家早就發現,無論是為人父母、膝下無子,或依然單身,無論你是有小孩還是沒小孩,對人生的「滿意度」是一模一樣的,甚至有些美國研究還曾經說,有了小孩,對生命的「滿意度」其實是整個呈現下降的狀態的!有趣的是,就件事像所有的人生一樣,結論很多,有的研究說有小孩不怎樣,但也有更多的研究說,有小孩的人比較快樂、長壽…而我們印象中的確有很多研究說過,有家庭較愉快,那…這要怎麼解釋?

這事件最有趣的,就是這位學者的解釋。他說,為何大家都主觀的錯認有小孩會比較快樂呢?這現象他稱為「大事幻覺論」(focusing illusion),當你是個父母,就開始體會一些事,這些事每件都是很難得的、一生才體會一次的「大事」,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譬如,小孩出生的那一瞬間,譬如看到他領到畢業證書,伴他一起走上結婚禮堂,由於以上都是「唯一」,每個人視唯一為快樂,因此這些「大事」會讓我們特別記得、讓我們特別期待、讓我們特別快樂!如果我是一個二歲小孩的爸,我會特別記得他剛出生的模樣,然後把這個經驗傳頌給其他新科父母聽,讓他們也很期待「輪到他們」的那一次。而我自己也不斷聽到我父母或其他年紀較長者談到他們參加孩子畢業典禮的愉快感受,這些「大事」因為我認定它們都是只有一次、都很「大事」,所以會特別的認定它們代表「快樂」,我們會因為「大事」的存在而真的「以為」,當父母真的比較快樂。

有趣吧!

那你說,不對啊,我也常常聽到其他人講到生小孩很麻煩啊!很花錢啊,很難養啊,學校表現讓父母傷透腦筋啊,以後為了他的另一半想破頭擔心要命啊…相較之下,這些就是「小事」,因為每天都會發生,他們被「大事」的稀奇感給蓋過去。這個「大事幻覺論」,就會讓我們特別記得那些「大事」,或期待未來的「大事」,而不會去注意不好的「小事」。

那,詭異的是,為何科學家會認為「大事」所帶來的「快樂」就是幻覺呢?

科學家認為,人的快樂,是取決於每天的心情狀況。那些「大事」所帶來的快樂,畢竟只發生這麼一次,在某一年某一月某一天,就這麼一天快樂,這種快樂不會久。反而是平常時,每個父母都還得應付一個家庭所需要的種種瑣事,我們快樂與否是取決於這些煩躁瑣事,這麼多瑣事,再快樂的也被「洗掉」了。父母每天需要花很多時間去解決現在因為孩子所帶來的煩惱,這些煩惱降低了我們對生活的滿意度。不過,當這些父母被問到「當父母是否快樂?」,以大格局整個「認真想」,卻又只會想起那些「大事」,然後,貿然下了「我很快樂」的錯誤判斷!

在讀者眼中,這次這位科學家以「生小孩」這個主題來介紹「大事幻覺論」,大家看到的,應該只是一個知識份子,對人生的種種想辦法以理性邏輯思維、輔以實驗證據,所下的一個研究結論。大家也會這樣認為,「把事情都搞懂,不見得會比較快樂!」對嘛。事情太深奧了,有時候像「阿甘」,視生命為一盒驚喜的巧克力禮盒,永遠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永遠走著自己選擇的路。無論是要結婚、不結婚;要生小孩、不生小孩,都可以是100分的人生。這100分有多少是「幻覺」?倒是無所謂了!

不過,如果「幻覺」能帶來快樂,那「大事幻覺論」真的值得好好研究──

這位學者說,人生有些「大事」,因為「只經過一次」,所以特別的記得,也特別的期待。生小孩的樂趣在於擁有一個小孩的「人生大事」,大家體驗的都差不多。

意思是說,沒小孩的,就沒有「人生大事」嗎

不,有小孩,沒小孩的,都還有另一個「人生大事」,那個人生,是自己的人生!

有沒有人去想過這件事?為何自己的人生,都沒有「大事幻覺」的效果?

我自己的解釋是,自己看自己的人生,和自己看自己孩子的人生,感覺渾然不同。自己的人生得異常得膽戰心驚。我們總是專心在自己的每一個階段的下一個階段,一個月一個月的過,頂多一年一年的計畫,我們不會以「五十年」的宏觀來看自己的「餘生」。反之,當我們成為父母,或許是因為我們都走過了孩子正在走的路,或許是因為父母照顧孩子的心,所以我們都是以「五十年、八十年」的視野來看孩子的人生,我們自己可以活得很爛,但孩子一定要活得很好;我們一天一天的拚,孩子的八十年我要搞定。這樣的視野於是造成「大事幻覺論」只能用在有小孩的父母身上,不能「幻」到其他人。

「大事幻覺論」這麼有力量,甚至能讓有孩子的父母,幾乎這麼甘心的為孩子奔波勞碌,我們可以巧妙的調整一下,讓自己對自己的人生也產生「大事幻覺論」?

我們要以「五十年」的宏觀來看自己的人生,標記出上面還可能發生的幾樣事情,也要讓自己真的看到,這些事情真的只會發生一次,而這些事情是很棒的!

隨著愈來愈多人「不婚」,再加上個人主義盛行、平均年齡升高等等,或許真的有些商人開始幫所有人訂立人生的每個階段,譬如到了四十歲會有一個「中年禮」,到了五十五歲又想登上某一座高峰……。

拿出一張紙,畫一條線,最左邊寫著自己現在的歲數,最右邊寫著自己預計活到的歲數,中間的部份平均點出五~八個點點,這幾個點就是人生的「大事」,計算一下會發生在幾歲,然後,Make a Wish,許願,等待幻覺的降臨。

此線一,格局就不一樣了。有孩子或沒有孩子,或許也不是這麼重要了。

 

轉貼自Mr.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柔 的頭像
貝柔

A Room of Beryl's Own

貝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