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點前言:

學生時代很崇拜一作家叫"苦苓",覺得他實在是個"深情"且幽默風趣的人,作品也常令人詼諧一笑.
果然文品不等於人品,有些部份現在想起來很啼笑皆非.
他曾經討論過"收驚"這事,他本來不屑一顧,但後來小朋友真的回家後就不哭鬧了.
這篇文章令我印象深刻.

話說:

宥仔上個禮拜回老木娘家,碰到我們家的"世界大戰",她好像有點驚嚇!
有睡眠障礙外,也常呈現超級不安全感的樣子.
我從小就訓練他睡過夜,且all by herself的獨立睡眠,這下全部破功.
害得尹老木每天都要陪睡,忍受她一下抓抓,拉拉,唱唱歌,甚至ㄧ些聽不懂魯魯拉拉的外星語.
最令阿木心傷難過的是,我再也沒有放風的時間了.(以往她睡覺就是我瞎混亂逛網路的時候.)
死馬當活馬醫,先帶去收驚,無效,昨天就又帶去台大小兒科看,告知醫生原委,當場被當之為村姑看待.....
這位年輕的醫生駁斥貝揉村姑說世界上沒有一種病--名嚇到!
難道西醫無法解釋的東西,就說是不存在嗎?阿就沒步了啊?就只能都試啊?以防疏漏嘛.
小孩的成長會有很多狀況,沒錯,我也沒否定.
但科學只是自然界的一門學問,又不是全部,總不能認為別的都是無稽之談,茅山道術吧!


總之,希望宥仔能快點恢復常軌,
因為老木還真懷念妳那不懷好意,奸詐的笑,而不是老不帶勁的妳.
不然,再醬子下去,老木也要來收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柔 的頭像
貝柔

A Room of Beryl's Own

貝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