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週末回婆家,難得長年在大陸工作的公公回來,自己卻幹了件白目的事情-討論政治.
大家相聚談到這樣的事情,整個局勢就充滿了張力!
公公說,台灣的現狀是大家沒有是非............
因為"有人"和他的理念(色彩)相悖.
貝柔認為,政治是無法非黑即白的,
它本身就"對中有錯,錯中有對;白中有黑,黑中參白."
或許我們這一代已經沒有那麼強烈的覺得中國是我們的文明源頭,
是哺乳我們孕育我們的母親,久遠以前原是一家人.
所以台灣也必須在"兩岸統一的歷史宿命下去尋找意義和正當性."
抑或在世界的火車頭作生意賺錢,也能算得上是一種正增強?
WELL,這是種大中國情結是感情境界的投射,美則美矣!
我只能說不同的發聲位置,本來就會造就不同的立場.不同的觀點.
而這些不同價值觀的異己,也是需要被了解或包容的.
雖然人的信念常常都是"世襲",或是後天得來.但那些不會亙久不變.
因為我相信民主的實踐過程本來就會將弱體質的,錯誤的,
經由不斷的修正與批判得到改善甚至淘汰.
大抵人們只喜歡看自己的文明,不喜歡看別人的文明吧.(酸溜溜中)
然而多元社會裡,文明不會只有一個,且當社會能包容許多多元價值時,
就進入後現代,美麗的新世界了.我也期待那樣的遠景.
而這也是不用費唇舌,最好的說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柔 的頭像
貝柔

A Room of Beryl's Own

貝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